教育

中焦视线|“城里老师犯错调乡下”——教育资源分配与资本流动背后的潜在逻辑

浏览量: 2019-07-04来源:中焦视线

“对于有社会责任感的企业来说,为社会解决问题的过程就是为企业自身创造价值的过程。”...

导读:本文从“城里老师犯错调乡下”这一现象出发,经过一路的阅读思考,最终归结为一句话——“对于有社会责任感的企业来说,为社会解决问题的过程就是为企业自身创造价值的过程。

 

本文约1800

预计阅读时间4分钟

 

近日,一位乡村老师讲述了一件让人百思不得其解的事情,说的是其所在的乡村学校又迎来了一名城里老师。之所以让人费解,不是因为城里老师“屈身”乡下,而是因为这名老师是由于“组织和参与有偿补课”受处分而“发配”来的。在这3年里,这所乡村学校也曾迎来过3名城里教师,但都是因为在城里学校犯错受了处分。

 

为什么城里老师犯错,就“发配”到乡下呢?这不仅是乡村教师的疑虑,也成了当下社会有心人士的困惑。许多人也给出过一些鞭辟入里的看法,人民日报近日发表评论称“城里老师犯错调乡下,隐藏着可怕逻辑,不仅涉嫌歧视乡村教师,而且涉嫌忽视制度,是不守纪律、不讲规矩的体现。”这可谓一语中的,以简明之文字,揭示出其中的本质弊病。

 

然则,这并不是人们想要的终极答案,这是可以进一步拷问此弊病形成的深层次原因的。横向拓展,不难发现,教育资源分配与资本流动才是城里老师犯错调乡下的根本原因。把犯了错的老师调往乡下,和古代的皇帝把犯了罪的人发配到南蛮之地,两者的性质几乎是一样的,最起码都是建立在歧视落后的基础上。

 

资源分配决定着人才流动,正如城镇化的蓬勃发展,对乡村青年劳动力的吸纳,使得乡村青少年劳动力多年来都处于净输出的状态。人才流动的方向反过来也可以看到资源流动的方向,人才流动,是经济发展的反映,例如2018年经济危机席卷全球,中国依靠庞大的国内市场和一揽子经济计划在危机中站稳脚跟,独善其身,许多流于外国的人才开始回流。其实,城乡教育资源分配失衡,本来就是一目了然的事情,教师人才不愿意去农村,乡村学校也难以留住教师人才,更不用说具有鲜明趋利性的民间资本了。

 

民间资本大多不愿意涉足乡村教育市场,对于乡村教育市场的零碎、分散,不仅教育行业是如此,其他行业也是如此。这是由城乡的地域差异决定的,城市人口、产业相对集中,便于现代化产业的资源共享,基础设施共享,进行社会化生产,但是乡村主要以农业生产为主,很多地方的农业生产还是以个体户自给自足小农经济为主要特征,这在根本上制约了教育产业往农村渗透。

 

由于乡村人们的居住地所在的村落相对分散,另外,乡村居民的可支配收入整体较低,很大程度上不能够支持孩子接受除义务教育以外的教育形式,这些都不利于民间资本参与集中化的商业运营。这也是乡村的教育改革和养老普及问题一直不了久拖不决的深层原因。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建立以来,民间资本大量注入教育行业,使得近些年的民办学校和教育培训机构风起云涌,纷至沓来,丰富了受教育的形式,也有利于满足人们接受多样化教育的需求,但是民间资本却很少涉足乡村教育领域,这就让乡村教育像一个赤脚奔跑的孩子,很难跟上时代的步伐。这也从逻辑上意味着乡村教育的大幅度落后于城市教育是在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建立之后的,因为在这之前无论城市还是乡村,都是以公办教育为主。振兴乡村教育,迫在眉睫,这越来越成为许多有识之士的共识。

 

今年1月,“马云乡村教师奖”颁奖典礼在海南省三亚市举行,今年9月退休之后将回归教育事业的阿里巴巴董事局主席马云发表演讲。马云认为,农村是中国教育最大的突破口,他希望对乡村教育进行大力改革,而改革最重要的部分就是从老师开始。城里老师犯错往村里调,并不是我们乐意看到的,人们更希望看到优质教育资源往村里流,这样才能让更多优秀教师不请自来。

 

放眼全国,可以看到农村市场从数量上看还是很庞大的,根据国家统计局2018年的数据,2018年中国大陆城镇常住人口8亿3137万人,乡村常住人口5亿6401万人。庞大的人口数量,加上中国人浓烈的乡土情节,意味着乡村并不会随着城镇化大潮而湮没,乡村教育也是长远的课题。

 

在微观事实上,由于城市教育成本较高,农村留守儿童增多,一些民办幼儿园开始在乡村人口较为集中的陆续兴办。在农村开幼儿园逐渐形成了规模,从贵州铜仁市来看,截止2017年年底,贵州铜仁市全市共有乡村幼儿园1615所,可见政府推动乡村幼儿园建设的力度。

 

这在事实上说明在乡村兴办教育机构并不是不可为的,乡村幼儿园可以作为民间资本流入乡村的入口。随着教育行业的成熟,竞争激烈,城市教育行业逐渐从暴利时代走向微利时代,城市教育行业需要拓展和创新,除了纵向上创新外,向乡村拓展也是值得重新审虑的。对于有社会责任感的企业来说,为社会解决问题的过程就是为企业自身创造价值的过程。乡村教育存在的主要问题是城乡教育资源失衡,民间资本落不下去,具体表现为相对城里的幼儿园,乡村幼儿园教师人才的匮乏,当然这也是乡村教育所存在的普遍问题,教师下不去,也留不住。

本期编辑:易春

图片来源:网络

 

 

中焦视线

专注服务创新产业,记录变革时代新媒体

特别声明:1、本站注明稿件来源为其他媒体的文/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站转载出于非商业性的教育和科研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联系我们,我们将立即删除内容或协商版权问题。中焦视线网小编微信:zjsx2017888。2、中焦视线原创文章请注明出处

相关文章
  • 2019上海国际STEAM创新科学教育博览会

    2019上海国际STEAM创新科学教育博览会

  • 聚力·融合·创新 | 第二届教育升级峰会盛大开幕!

    聚力·融合·创新 | 第二届教育升级峰会盛大开幕!

  • 聚力·融合·创新 | 第二届教育升级峰会盛大开幕!

    聚力·融合·创新 | 第二届教育升级峰会盛大开幕!

  • 聚力·融合·创新 | 第二届教育升级峰会盛大开幕!

    聚力·融合·创新 | 第二届教育升级峰会盛大开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