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

教育减负,一场教育中的“国退民进”,最终买单的是谁?

浏览量: 2019-07-09来源:未知

本文约2600字 预计阅读时间6分钟 近些年来,教育部一再要求和发文中小学学生特别是义务教育阶段学生进行减负,减负的出发点在于学生的学业负担过重,希望留给学...

本文约2600字

预计阅读时间6分钟


近些年来,教育部一再要求和发文中小学学生特别是义务教育阶段学生进行减负,减负的出发点在于学生的学业负担过重,希望留给学生更多的自由和空闲的时间。 这些措施的出发点非常好但实际情况就是将这部分教育时间和资源留给了课外补习或者辅导机构,造成了补习辅导教育的发展壮大。 从出发点来说,我国之前的中小学教育阶段的学生确实存在负担过重,压力过大,家庭作业过多,待在学校时间过长等一些问题,招致了诸多的批评。

 

从国际比较来看确实如此,比如德国的小学生就非常轻松,基本没有什么家庭作业之类的,新西兰的小学则没有课本、不设考试,一般不分科教育,而是由一名专职老师(Homeroom Teacher)负责一个班学生所有科目的教学。

 

 

这种不断减负的改革一方是缓解学生压力,一方面向国际学习。

当公共教育部门在某一领域减弱或者退出之后,社会民众对于教育的需求并没有减弱,在学校无法提供满额的时间的教育之后,在充满竞争力的社会中,家长和学生必然会去寻找替代品,私立补习教育如火如荼的发展,反而又带给了家长更大的经济压力,学生的负担其实并没有得到多大程度的削减,只不过是把学校的负担减弱而增加了自己进行课外辅导的时间。

这种教育中的国退民进现象非常严重

北大社会学系渠敬东教授的这段话我特别赞同:

学校减压减负,快乐童年,都是“异想天开”。国家教育机构掩耳盗铃,从社会学研究的角度看,减什么负了,学校里面快乐成长,一出校门孩子们就马上被家长领着进各个辅导班。不进班怎么办?孩子将来命运没法预料,似乎落下一步,就意味着毫无出路。所以,我觉得今天教育最大的问题是,国民教育里最好的资源都退出了教育。

当我们学生在中小学校中不断降低培养目标,我特别心疼,这是国有资产流失啊。教育任何时候都是立国之本,现在的教育让位给孩子一出校门就进的各种班,全面让位给市场化经营的教育企业。接下来,家长作为孩子的经纪人,把绝大部份的积蓄都投入到针对孩子的教育市场里,家长们必须得不断研究各个年龄段、各种教育资源的比对和匹配,俨然成了一辈子的经营项目的CEO了。但这个CEO不以盈利为目标,而是以大笔的花钱为目标。

    所以,真正研究教育的人,应该好好地看一看每一个家庭,经济水平不同的家庭,因为国家资源的退出而为市场付出了多少成本和代价。教育一方面使得国家不再负责国家的职能和义务,另一方面又在用庞大的资本市场攫取了所有家长重要的经济资源。这就是今天的教育双轨制,而且越是这样,越让孩子提早进入到一个残酷的竞争世界里,孩子从小就越明白,我拿高分是用资源换来的。

 

 

其实,关于教育减负一直以来就有支持和反对两种意见,支持者自然是认为减负能够减轻学生的压力,让学生能够发展更多的兴趣爱好,达到所谓的素质教育;反对者则是站在教育公平的视角来看待这个问题,从理想情况来看,学校教育进行压缩的结果是学生负担得到减轻。

但是在这样一个复杂的竞争社会中,中国的家长已经不允许孩子输在任何一段学习时间,学校教育无法提供更多的帮助的时候,就会寻找市场提供的教育,这势必需要巨大的经济成本。我们的社会存在的巨大的经济差异,不是每一个家庭的孩子都能够轻松的接受市场提供的各种教育。这样这场博弈就变成了一种资本的博弈,经济条件更加优越家庭的学生可能获得更多的额外教育,而经济条件处于弱势的家庭的学生则可能是真正的去“减负”了,多么生动的一幅文化再生产的图景。在公立学校将资源释放出来的时候就应该要想到这两种迥然不同的结果。

此外,在教育减负的背景下,学校对学生时间占用的减少,学业压力的减轻,甚至更容易造成一种恐慌的竞争状态。因为每个学生都希望能够在同样的时间之中提升自己,超过别人。我从一些初中看到这种情况非常明显,小学甚至也是这样。考试考第一名的同学在休息时间或者假期也不敢放松,要去参加补习班之类的,担心被第二名、第三名超过,成绩名次更低的心理状态也更是如此,都希望自己能够进步。

这种竞争的氛围造成了一种紧张的压抑感,处在这个教育场域中的每一个有进取心的学生丝毫不敢放松。不仅学生如此,家长们也就更迫切了,望子成龙是中国每个家长的一种愿望,对于大多数普通人来说,子女通过接受教育来实现美好的生活无疑是一种最为理想的途径。况且,在每一个父母的内心中,都希望自己孩子优秀,成为被人家的孩子,这就需要在成绩上体现出来,家长们就会对孩子参与补习展现出积极的态度,从我所接触的来看,很多家长不怕经济的付出,就怕孩子不愿意去学。教育这条跑道确实是让家长和孩子在不断冲刺,不断循环。

 

 

所以,近两年来课外补习教育发展风风火火,诸多的教育公司被风投公司抢着融资,传统线下补习教育已经存在了多年了,通过固定的地点进行知识的传授,而新崛起的后起之秀则是在线教育,借助互联网的发展,通过网络进行在线的教育吸引越来越多的学生参与其中。应该是2016年,被称为在线教育的元年,也正是那一年,我们国家在大力提供互联网+对各方面的结合,教育中的体现自然就是互联网+教育模式的不断发展,中小学阶段以在线课外教育为主线,高等教育则体现为MOOC学院之类的在线课程,借助互联网+的这个风口,诞生了一大批的线上教育平台。

在K12教育阶段的线上教育机构如学霸君、猿辅导、掌门一对一、考虫等都得到了快速的发展。在线教育能够得到发展一方面得益于互联网的发展,另一方面也得益于学校教育的退缩,留下了更多的空白出来。鉴于此情况,很多时候我都认为教育这个长久不衰的话题,任何的一项政策都有可能会在未来的教育市场上引起巨大的变化。值得注意的是另外一点,教育管理者也在开始规范课外辅导市场,2018年多次发文对奥数、竞赛进行了一定的要求,也不准许在校教师加入校外辅导机构,这说明开始对补习市场进行规范了。一个行业从发展初期必然是一个野蛮生长的阶段,发展到一定的地步之后,就需要进行规范。在线教育也是如此,经过两三年的发展,形成了多家在线教育的巨头公司,未来的变化肯定会是国家对这个领域进行更加严格的监管,虽然现在仍然处在开拓阶段。

学校的减负将教育留给了市场,这其实并不稀奇。在韩国和日本,补习教育更加发达,韩国的补习教育应当算是亚洲首位,包括了学业补习、兴趣班的补习等等各方面,由于韩国政府对教育市场化的提倡,整个社会的教育辅导产业发达,参与人数众多,这也在另一方面降低了辅导的成本,整个社会依靠并不昂贵的各种辅导机构吸引了大量学生的参与。参与的人数越多,费用可能会越低,而费用越低,可能会吸引更多的学生的加入。我们社会当前的状况下,学生参与补习的经济成本并不低,甚至偏高,这还需要经过时间的发展才能够达到一种全民接受辅导教育的水平。


声明:

本文来源于睁眼看教育

中焦教育转载并非出自商业目的。如涉及版权问题,请联系小编删除

特别声明:1、本站注明稿件来源为其他媒体的文/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站转载出于非商业性的教育和科研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联系我们,我们将立即删除内容或协商版权问题。中焦视线网小编微信:zjsx2017888。2、中焦视线原创文章请注明出处

相关文章
  • <strong>中焦视线:新媒体运营需要像中国男篮那样的团队精神</strong>

    中焦视线:新媒体运营需要像中国男篮那样的团队精神

  • <strong>硕博师资配套,科桥教育加速上海A-Level学校变革</strong>

    硕博师资配套,科桥教育加速上海A-Level学校变革

  • <strong>麦斯特成功举办2019中国500强企业高峰论坛平行论坛</strong>

    麦斯特成功举办2019中国500强企业高峰论坛平行论坛

  • <strong>中焦视线:科技创新 普惠金融 教育同行</strong>

    中焦视线:科技创新 普惠金融 教育同行

<